雷霆万钧下载
當前位置:嘉善在線 > 生活頻道 > 金繕手藝人眼中的殘缺美---朱墨皓 > 正文
金繕手藝人眼中的殘缺美---朱墨皓
發布日期:2018年12月15日      信息來源:-

世事無常,我們會受傷,

為人所用的器物也是一樣。

打破了,破敗丑陋,

難免被丟棄的命運。

  可在嘉善有這樣一個手藝人,一手金繕技藝,化腐朽為神奇,將殘缺變為極致的美,讓破敗的老物件重新煥發生機,他就是嘉善90后金繕手藝人朱墨皓。

  修復,守住每一件器物的尊嚴

  走進朱墨皓位于嘉善縣城的工作室,不足10平米的空間里,工作臺、陳列柜、工具箱,還有各色缺東少西的陶瓷、木雕等大小不一的老物件。工作中的朱墨皓,常常在這里一呆就是一天。

  因大學主修古陶瓷修復,求學期間,朱墨皓曾經跟著老師去過不少文物修復現場,參加文物修復工作。這個94年的帥氣小伙談起器物修復來,眼中滿是神采。“過去的器物重實用性,一般壞了也就丟了,真正花心思去修復的不多。” 朱墨皓說,專業知識教會他,修復不是創作,而是修舊如舊,還原器物本來的真實,而又不破壞器物本身,不做過多的修飾。

  朱墨皓求學期間修復的作品(修復前)

  朱墨皓求學期間修復的作品(修復后)

  金繕,讓朱墨皓對器物修復有了全新的認識。金繕是什么?這是一種以天然生漆為主要修復材料的修復技藝。大學期間,金繕技藝作為課程內容進入了朱墨皓的視線。“不同于傳統陶瓷修復中的鋦瓷,金繕無需鉆洞釘補,不會損害原器物。” 朱墨皓說,現代的文物修復中有三大原則,可識別性、可逆性、最小干預原則,金繕恰好是這三大原則的完美詮釋。

  更令人驚喜的是,經過手藝人的巧手,裂痕被絢麗的真金掩蓋,與原器物不同的材質相輔相成,形成了另一種獨到的美感,殘缺的美。無形中,手藝人對器物的理解也被傾注在了修復中,不止金色,銀、銅、漆藝皆可為裝飾手段,可修復的器物材質眾多,除了陶瓷、紫砂制品,也可用于竹器,象牙,小件木器,玉器等等器物的修復。在修復中創作,這讓朱墨皓更對金繕一技欲罷不能。

  綻放,化殘為美再現器物之魂

  在朱墨皓的工作室里,驚喜隨處可見。燦爛的金色爬上了器物周身,有些狀似流水細紋,有些似墨跡斑斑點點,因碎裂的隨機而幻化出千奇百怪的形態。這些被撫平的“傷口”,讓原本已毫無生氣的器物找回了靈魂,也換了種“活法”。這大抵就是金繕的意義所在。

  為器物賦予新生的過程并不容易。在朱墨皓看來,金繕脫胎于漆藝,漆才是金繕的靈魂所在。修補中,用大漆作為粘合劑,將碎片粘合,以漆為底打磨得當,再用金粉、金箔修繕,從而使老舊而破碎的器物重新煥彩。

  上漆,光這一道工序就已繁瑣無比。漆不能只上一遍,視器物損毀情況,酌情增減,上一層,干一層,循環往復,直到達到滿意的厚度為止。干燥需要交給時間,而環境影響不容忽視,溫度必須保持在25度,濕度控制在80%。

  金繕修復時,手藝人也會受傷。大漆源自天然樹脂,極易引起皮膚過敏,行內話叫被漆“咬了”。大學期間有一次為了修復一個木漆盒,朱墨皓過敏,整張臉腫到眼睛都睜不開,掛了好多天鹽水才消腫。這兩天,他修復上一件器物時過敏,手上留下的疹子還未完全消退。可是他對金繕的熱愛依舊有增無減。

  這個月,朱墨皓計劃要參加一個進修班,再去深入學習專業髤漆工藝,運用到金繕中。“金繕起于日本,卻與中國漆藝淵源頗深。” 朱墨皓說,漆藝,古稱“髹飾”,它既為金繕之胎,亦可棄金飾并施以髹飾的工藝。漆的運用在中國的歷史十分悠久,在杭州蕭山跨湖橋遺址出土了一件漆弓,證明了早在8000年前,杭州蕭山跨湖橋的先民已經對漆的性能有所了解并開始使用。

  而在家鄉嘉善,也曾涌現了一批雕漆工藝大家,如元代的楊茂、張成等人堪為個中翹楚,許多作品傳播至海外。朱墨皓希望,能將家鄉的傳統工藝傳承延續,結合金繕推陳出新,將這種別樣的美學藝術,更多地為人所知。眼下,他也正積極籌劃,打算開辦幾期培訓班,找尋志同道合的人,一同研習金繕技藝。

本專欄旨在為更好的將優秀的人和事進行推廣,讓更多的市民了解和學習,文章的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著作權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溝通為感!電話:0573-84291018 84291263
雷霆万钧下载